亚洲通_官方网站

王小川:面对AI,人类应忘掉“两种恐惧”

  2016年6月6日,清华人工智能论坛在京召开,此次清华大学邀请到了国内人工智能领域学界和业界的顶级专家,从科研、技术、应用等角度深度探讨了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搜狗公司CEO、清华校友王小川受邀在论坛分享了引爆人工智能话题的谷歌AlphaGo幕后的故事与思考,并与在座学者一起探讨了校企合作为人工智能带来的更多可能。

  一战成名AlphaGo变身“阿老师”

  自今年3月AlphaGo以4:1战胜李世乭,如同一场文艺复兴的启蒙运动一样引发了各界对于人工智能的关注与讨论。在王小川看来,AlphaGo突破的不仅是技术,更是通过这次事件,实现了学术与营销的完美融合。谷歌曾于今年1月在《Nature》杂志发表学术文章,宣布AlphaGo战胜欧洲冠军樊麾。但此前谷歌曾与樊麾签署保密协议,樊麾在文章发布前,不能对外公开与AlphaGo下棋的消息。单说技术,民众难以理解;仅宣布胜负,又缺乏学术深度。谷歌把两者合二为一,使得学界和民众同时聚焦到了AlphaGo身上,还是颇具“心机”的。

  在比赛前,包括李开复等在内的科技圈人士,以及以聂卫平为代表的围棋界人士,一致认为机器无法战胜人类;但当赛程过半后,很多棋手改口称其为“阿老师”,聂卫平甚至将此次比赛称为一次“震撼教育”。

  人工智能,让技术更有“意义”

  王小川表示,在AlphaGo获得胜利后,一位搜狗工程师发来了这样一条信息,“觉得自己的工作更有意义了”。技术人员不再是单纯的“码农”,更像是机器的老师和家长,让其变得越来越聪明。对于搜狗来说,这场启蒙运动更坚定了其对技术的信念和对人工智能未来的信心。

  王小川认为,互联网发展目前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文化创意产业,这方面机器暂时无法取代人类拥有无限可能的创造性;另一个是机器参与决策,这方面人工智能则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毕竟人工智能最直接的应用就是让机器参与到人类的选择和判断中,通过高速学习和自我提升帮助人类更好地进行决策。

  忘掉“两种恐惧”,迎接人工智能浪潮

  王小川认为,技术与人才是人工智能发展的原动力,也是搜狗一直践行的人工智能发展道路。早在9年前,搜狗就与清华大学设立联合实验室,主攻搜索引擎相关课题研究。今年5月,搜狗捐赠1.8亿与清华大学联合成立了天工智能计算研究院,加大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投入。王小川表示,只有更多的企业和高校在资金、技术和实践上进行共同投入,将产学研真正结合,中国才会在未来人工智能的战役中获得更多的先机。

  面对人工智能的浪潮,王小川指出,“我们应该忘掉两种恐惧。”第一种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许多创业者乃至投资者,因为不了解技术而怀有恐惧,觉得会影响投资决策的判断。第二种恐惧来自人性:有时候人们会怀疑人工智能的发展最终将取代人类,失去存在的意义。王小川认为,人工智能并非将要替代人类,而是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如同今天的机械工具一样,最终将成为人类能力的延伸。“只有忘却恐惧,我们才能进步与觉醒,在我们建造的世界里,让生活更加美好。”

  以下为王小川演讲全文:

  今天我更多想给大家分享我背后看到的有趣的人性的东西。之前的嘉宾们讲了很多学术,学术跟企业的碰撞,最后有一个交接点,一个大的趋势以外,一个人在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找到自己的定位。所以我今天选了这么一个题目《AlphaGo的幕后与思考》。这个题目中间第一件事情就是4:1的比分,每个人都已经看到了,而我对它的理解:它是一个学术与市场营销的完美的结合,特别是在东方,全中国人我估计95%都知道这样一场比赛,而且彻底颠覆了我们对技术、对人工智能的理解。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先用一个词,Google背后的“心机”。Google在今年1月份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这个事,是跟樊麾打一场比赛,比赛前跟樊麾签了一个协议,我跟你比赛结果不管是输是赢,你不能对外透露任何细节,就是不能跟外面讲,是保密的,这是他干的一件事情,为什么他这么干呢?很有意思,论文发出来的时候,如果假设提前告诉了公众说先不发论文,我先跟樊麾比了一场,真正有多大学术的高度?(大家)可能没感觉,看到樊麾比赛的人会知道有学术意义,如果光看论文,大多数是没有感觉的,但是跟大众讲说我智能赢了这个人,(大家的感受就不一样了),所以Google这个团队心思之缜密,不仅是在做研究的这群人,一下子把这个事情推到特别大的高度。

  另外他们为什么选樊麾?事后诸葛再看这个事情,如果他选一个职业选手,但是是一个没有世界冠军的头衔的,我们觉得挺LOW,跟以前一样,以前好多程序都是偏业余的,感觉不好。一来给大众一个感觉,找了一个世界冠军,一个欧洲冠军,挺高的头衔,但是对专业选手而言,仅有二段,不算高手。我觉得既把眼球吸引到了,但是反过来又留下了给大家的想象和争论的空间。所以之前在1月份看到很多很多的文章在讲这个程序,其实离围棋还是很远的,这是之前的理解。比赛之前大家是什么心态呢?比如聂卫平讲,说是觉得计算机一点机会都没有,不可克服的问题,认为机器能够下棋是没有判断力的表现,讲得很愤怒,甚至还有中国队的围棋总教练俞斌,他是在围棋界里面计算机学得最好的,在80年代就自己写下围棋的计算机程序,得到很多认可。他说“我认为机器是一点机会没有的,因为我认为计算机有它不可克服的问题,人和电脑相比,根本没有胜负责,100%是人赢”。我想在这里面能够看到人性当中脆弱的一面,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生病的时候都有自己的压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自尊心在里面,这件事一定会把一部分人放在我们自己的历史舞台的对立面里面去,围棋选手今天很不幸,在下棋上有这样的问题。计算机的问题怎么讲?比如李开复讲认为AlphaGo比较悬,但是未来能赢,IT界的人不会说机器干不过人,他自己的存在感就没有了。但是通常都认为机器没有这么快,以后会赢得。这次这样一个比赛,大多数搞技术的人都没有感觉到这个事情发生有这样的速度。我很有幸,在2月份的样子,我在知乎上发帖子,说这次AlphaGo会完胜,满足了张院士讲的三个条件,第一,我提出了问题,我看到了下棋,人工智能在下棋上是一个重大的事,好多人觉得没有这个问题存在,没有想这个方向。第二个我看到它会赢,第三个,我知根知底知道为什么会赢,我认真地读了论文,找了下围棋的人请教,我斗胆发了这样一篇文章,是有勇气的,最后也被验证成功了,理想跟现实之间差别是很大的,对于这样一个技术趋势里面,我觉得我是有判断,但是市场股价没办法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