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通_官方网站

乐视梁军:一个不安分的电视行业搅局者

  近日,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播出的新一期节目《如画而乐电视梦》中,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做客其中,独家透露了关于自己和乐视超级电视的那些事儿。

  

  2012年做了一个重要的人生决定,在乐视一个季度当一年使

  主持人:您比我想象当中要瘦很多。

  梁军:也可以这么讲,其实是为了给乐视站台,也为了自己能够在乐视能坚持住工作,专门做的减肥。我们一个季度当一年使,一个礼拜工作六天,然后每天晚上9点之前回家算早的。

  主持人:其实大家特别好奇对于梁军先生,因为大家都知道,您原来是联想的老兵,您是在2012年的时候加入乐视的,而且那是您人生第一次跳槽。

  梁军:这你都知道。

  主持人:所以当时是贾跃亭自己挖的你吗?他怎么挖的你?

  梁军:是这样的,它有内因和外因两个因素的综合,最后使得我做了一个重要的人生决定。实际上我研究生一毕业就进入联想,正好赶上联想做PC发展最辉煌的那段时间,见证了PC从1995年到2000年最辉煌的那段过程,后来我负责联想的服务器业务。联想的服务器业务实际上是我建起来的,做了大概七八年服务器业务,不过它发展太慢。在联想内部,我2007年跳到手机业务,做了几年下来,虽然它是在移动互联网,但它依然还是围绕硬件,曾经在2009年的中国互联网大会上,大家在讨论3G来了,一个手机到底能干什么。这样的问题如果今天问起来,你根本不了解市场感觉很OUT。对我来讲,我是一个属于在公司里比较另类的,我非常渴望有朝一日有机会能够了解了解互联网公司到底是怎么干的。

  主持人:其实您的内心也是个不安分的人。

  梁军:对,当然这是指的内因。外因,确实当时也有人来找我,当时我也跟贾总谈过几次,其实我不认识他,坦率讲,当时甚至都不知道乐视这家公司。但当时打动我的非常重要的有两点:第一,2011年的时候,乐视在整个内容的布局上是全网内容版权最丰富的,几乎具备了垄断性的内容版权。而当你拥有版权的时候,能做的事情非常多。原来在联想内部做分析的时候,也觉得需要有内容支撑才能让硬件产品长上翅膀飞起来。第二,贾总看似做互联网出身,但是他对硬件产品有特殊的爱好。

  关于讲故事,如果你认可就是在讲战略,如果不认可觉得就是在吹牛

  主持人:说到贾跃亭先生,有人说他是一个非常会讲故事的人,甚至是企业界故事讲的最好的人之一,有人说他的故事讲的有点太多了。

  梁军:外头人看贾总这个人和我们坐在公司里跟他互动,事实上还是有很大不同点的。第一,你说他有没有钱,他是很有钱,但实际上他每天都泡在公司里,第一是工作狂,第二是对产品痴迷的研究。你们要去他办公室能看到,我们所有的新产品在他办公室摆的满满的,他只要坐在办公室,不是去研究什么新玩意儿,就是拿着遥控器,拿着手机,去摆弄我们所有的新产品,发现问题马上打电话说,把工程师叫上来,要跟他探讨一下,他有一半的时间是跟工程师一块研究产品。外界可能不太理解,他实际上是对产品非常痴迷,而且把90%的时间坐在办公室,他几乎没有什么社交。

  主持人:他朋友多吗?

  梁军:他朋友是多,但是他会朋友,基本上都是晚上9点以后。回到讲故事这个事情。就是说在中国,“讲故事”三个字多少有点负面,不像老美,讲故事,任何一个成功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在中国讲故事,就觉得你们是在吹牛,忽悠一下股市,PPT公司,发布会公司,现在的专业名词非常多。实际上,我们所讲的东西,跟别的公司还是有差异的地方。2012年9月19日,乐视网对外宣布成立乐视致新,我们要进军智能电视领域了,我们内部激动人心,发布会准备了很长时间,把这个战略丢出去了。丢出去以后,唯一的反应就是我们的股价从此以后往下跌。2012年9月19日之后,我印象中是从27块跌到2013年1月的13.5块左右,跌了一半。

  嘉宾:他们觉得你不专注吗?

  梁军:他们觉得互联网这样一个轻资产的公司,凭什么做一个重资产的电视,你没有工厂,也没有开发能力,觉得你们肯定不是讲战略,肯定是在讲故事。2012年从9月份开始,投资部拉着我,三个月之内见了无数的投资人跟他们讲我们的战略,这个体会我很深的。实际上如果你认可就是在讲战略,如果不认可觉得就是在吹牛。

  主持人:当时苹果电视、谷歌电视已经出来?

  梁军:谷歌电视2012年在拉斯维加斯CES发布,但是没成功。苹果,我们也听说在2012年要发布智能电视,但到今天为止,实际上依然没有上市。所以说,很难在这个行业里找到第二家跟我们比,没有比照对象。我们是第一家从全新的互联网和用户的视角来谈智能电视。大家从不看好到观望,到觉得现在乐视做的还差不多。

  高配置对于智能电视很重要  至少要满足5-7年使用需求

  主持人:有人说占领电视机就是要占领整个家庭娱乐消费的客厅的终端。中国的互联网创业都很尊敬苹果,大家有不同的学习方法,小米想做一个它的生态,它的生态去跟它的智能终端去做,你觉得小米的生态和乐视的生态相比有什么不同?

  梁军:实际上我们并不想评价我们的竞争对手,但你提到了这件事,我曾经在微信圈里评价过小米的一款电视,我主要是盯着电视行业的一举一动,并不是小米一发布产品,我们上来就踩两脚。而是他一发布那款产品以后,我有一个群,叫游戏大咖群,中国的那些做电视游戏相关的四五百号人都在这里面。当时我记得他发布的是1G内存的电视,从传统意义上来看,1G内存勉强能用,只能跑小游戏,大游戏玩不了,当时那个产品一发布出来以后,首先炸锅的是群里,大家说小米怎么会做着做着又做回去传统的电视机,为了性价比把产品弄得很低,大家感觉不适应。

  嘉宾:您认为硬件在电视上很重要吗?您认为打游戏的刚需会超过电视的刚需吗?

  梁军:感觉乐视是飙配置,非常高的配置,确实很重要。一个是内存非常大,处理器性能非常强,主要的因素是为了让这台电视机能够在一个家庭使用环境下坚持五到七年,大家想想看,哪款手机能用五到七年还能保持使用,根本用不了。别说五年,三年前的智能手机现在拿过来看,很多应用  都用不了了。但是我们要让我们的电视机能够在五年以后,还能升级,还能玩新的东西,就要求你现在的硬件必须预测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