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通_官方网站

王小川勉励清华毕业生:和时间做朋友

2016年7月2日,清华大学举办了2016年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数千名2016届清华毕业生参加了典礼。作为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知名校友、清华大学天工智能计算研究院联合院长,搜狗公司CEO王小川受邀来到典礼现场,并做了题为《和时间做朋友》的主题演讲。

王小川首先回应了自己广受外界关注的“学霸”身份,并表示自己也曾在求学和就业过程中面临过多次巨大的困难和挫折,称自己也有“学渣的经历”,博得了满堂笑声,也瞬间拉近了和同学们的距离。

之后,王小川分享了自己毕业后在工作过程中两段艰难的奋斗经历。回顾毕业后进入搜狐开始带队研发搜狗搜索时,王小川表示最初接到的任务是带着“六个人胜过百度”,自己不得不想尽办法在清华奥赛队招募兼职学生加入团队,如今包括COO茹立云、CTO杨洪涛等在内的搜狗第一批“元老”团队也是诞生在这个时候。回顾当初,王小川笑称自己当时是“无知者无畏”。

然而相比有先行优势、渐成巨头的百度,搜狗入局较晚,品牌知名度有限,一直难以破局。机缘巧合之下,王小川发现了输入法的重要性,并开始了之后的明星产品搜狗输入法的研发。在输入法产品颇受好评的情况下,却因为缺乏有效推广手段,初期市场表现十分不理想,王小川称之为“被雷劈了一样震撼”。重新布局了市场推广之后,搜狗输入法终于走上了中国“国民第一输入法”的道路,也让王小川在“一年痛苦中的反思”中找到了搜狗运营企业和产品的独特的成功之道。

另一段令王小川印象深刻的经历则是2008年,在发现输入法的火爆与搜索的止步不前之间出现断档时,王小川对浏览器的构思成为后来“输入法-浏览器-搜索”三级火箭布局的重要契机。然而这一选择当时“老板并没有接受”,自己也同样受到了打击。不过在坚持做下去之后,“三级火箭”的成功不仅让老板刮目相看,也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树立起一种经典的市场模型。

“你的痛苦是一幅良药,它真的能让你变得更加强大;背后经历的委屈,会让你找到自己的差距,也才能成长;而你强劲的对手,能逼迫你飞速前进。” 回顾过去的发展,王小川表示,曾经痛苦的经历是自己最大的财富,之后对搜狗发展方向的把控和对未来的预期,都来自于经历过的艰难挫折中,自己对企业和自身发展的不断思考。他勉励即将毕业的同学们,“不断追求进步、不怕犯错”,“坦然面对成功与失败”,随着时光一起成长,终将积累巨大的人生财富,“收获各自的精彩”。

王小川的演讲多次赢得现场的阵阵掌声。有清华学生表示,曾经心中的“大神”级校友王小川,没有像想象中一样介绍尖端技术或者行业趋势,而是如同学长一般分享了自己的人生经验,对于即将离开象牙塔走上社会的毕业生们来说,具有更重要的意义。

以下为演讲全文:

和时间做朋友

——计算机系1996级、经管学院2008级EMBA校友、搜狗公司CEO

尊敬的各位领导、师长,亲爱的同学们、家长们:

大家上午好!

很感谢学校给我这个机会,来见证同学们生命中这个重要的时刻。首先请允许我作为师兄,向你们表示最衷心的祝贺,祝贺你们顺利完成学业,迈向人生新的征程。

我一直都不擅长做计划或总结,不论是争分夺秒地努力进步,还是玩游戏到昏天黑地,都与计划总结没什么关系。在接到校友总会邀请的时候,我反复想:对于你们即将面对的事业选择和人生道路,我可以和大家分享些什么?

13年前的今天,我也和你们一样,刚刚结束在高性能所的研究生学业,准备进入搜狐工作。在更早的17年前,我就很幸运地以兼职学生的身份,登上互联网这条大船,门户、web2.0、移动互联网……经历了它的全程发展。到今天,我最大的感悟就是:和时间做朋友。

我经常被人问一个问题:“你有痛苦的时候吗?”在他们看来,我的人生非常光鲜,公司做得很顺,而且在学校读书期间一直是学霸,初中第一名考到成都七中,高中是保送,大学是特招,研究生也是保送,兼职到搜狐工作,毕业后直接进入搜狐,一路没有做出更多的选择,所以有人说我经历上很漂亮。

然而我也有不顺的时候,经历过很多的困难和挫折。先来说学渣的经历。我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每到新环境就会特别不适应,全面搞不定学业,需要很长时间去努力。初中我是第一名考到成都七中的,入学后第一个学期我考了第41名,我们班大概45个人,倒数第五;高一第一次化学模拟考试就不及格;大学第一学期考到第28名,倒数第四。另一个特点是,让我去做自己不能理解的东西,完全是无感的。我偏科,数理化很好,但是政治、历史和英语是弱项。我记得中学会考前有七天半的时间来复习,我花了七天的时间去背政治,半天时间背历史,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考试,到现在我还记得有一个题目叫“为什么计划经济比市场经济好?”那时对我来讲就是天书,直到大学才慢慢弄明白。

拿这个开头,是想告诉大家,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些需要努力去克服的“痛苦”时期,重要的是你如何应对它,是坚持还是放弃,决定了你的未来。今天大家正准备迈向社会,我想分享两段我毕业后的经历。

第一个故事是做搜狗这个产品,这在我人生中到现在还是最艰难的一段日子。2003年我刚研究生毕业,在搜狐从兼职转成全职,接到了老板的任务:“给你六个人头咱们把百度灭掉。”搜狐的搜索业务原来是用的百度的服务,但是搜索引擎当时是互联网的核心入口,无论如何也得抓住。这个事情很有意思,我技术很好就接了这个活。

我知道六个人不够,就跟老板说,我们能不能把每个人薪水降一半招十二个人,到清华招兼职的学生,变成一个新的起步。老板同意了。于是我在宿舍里挨家挨户地说服;在水木的BBS上发招人贴;在清华西门大设西瓜宴;2003年很多同学毕业,我还开着自己的捷达帮他们搬家。早期我招募的12个兼职员工,都是清华计算机系国家集训队的队员,是最精英的特种部队。

我们在办公室里搭了行军床,没日没夜没有周末,除了吃饭睡觉便是工作,每天只睡四小时,常常倒在办公室地板上就睡着了,一行行代码都是自己写的。十一个月后,我们的搜索引擎上线了,用不足别人二十分之一的人员和资源,做到了他们两三年才做到的事情。

然而搜索引擎我们一直没有什么市场,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们发展的速度比百度慢,薪水很低,到了2006年品牌急剧滑落,士气涣散。

我后来想想,当时真的是“无知者无畏”。克莱顿·克里斯滕森在《创新者的窘境》里说:“在破坏性技术刚刚出现时,率先进入这些新兴市场的企业将赢得巨大的回报,并建立起明显的先发优势。”百度起步是在2001年,2005年就已经上市,2003年那会已经如日中天,我们的起步落后得不是一星半点。

但是在2006年我们扳过来了,这个突破性的产品叫搜狗输入法。